级别: 荣誉会员

UID: 140
精华: 9
发帖: 385
绿化值: 3392 点
森林币: 5574 SLB
好评度: 215 点
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楼主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25

 冰皇冠下的臣民——记博格达五峰穿越

管理提醒: 本帖被 老恩 设置为精华(2016-08-03)
图片:
图片:
图片:
记博格达五峰穿越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
  • 好评度:+10(高点) 心情激动
  • 好评度:+10(高老) 惊艳之作
  • 好评度:+10(琉璃) 赞赞赞!
  • 好评度:+10(潮潮潮)
  • 好评度:+10(缥缈) 惊世骇作!
  • 好评度:+10(蔚蓝天空) 认真拜读,深刻回忆
  • 好评度:+10(篱米) 好评如潮
  • 好评度:+10(云端的寂寞) 惊艳之作
  •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32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十多年的旅行生活中,曾无数次看见雪山。
           雪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:平淡的山村、荒凉的戈壁、平铺直叙的草原、一览无遗的湖泊……任何乏善可陈的景色,只要远方出现一抹雪山的影像,视野中的一切,刹那间便闪耀出神圣而迷人的光华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多年来,一直在酝酿一场雪山朝圣。但或许是对雪山心怀敬畏,亦或不愿破坏雪山在心中神圣的光环,过往的旅程有意无意地均绕雪山而过。离雪山最近的一次,也不过是在尼泊尔ABC营地,站在雪线之下,仰望高高耸立的安娜普尔纳雪峰。
    时间飞逝,体力似乎并未退步,但随年龄而来的责任,让我对危险系数较高的雪山线路愈加心怀担忧和恐惧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能再拖了。我对自己说。
            2016年6月,由缥缈和葱头领队,天空、琉璃、阿兰、酒姐、筱言、平常和我,9人结队奔赴博格达雪山。我生命中的第一次,或许也是最后一次雪山朝圣,就此拉开序幕。

    序幕

            重装高海拔爬升、陡峭的乱石破、危险的迷雾、噬人的冰隙、湍急冰冷的河流、复杂多变的线路、变幻莫测的天气……所有这一切,让我们对即将开始的旅程不敢有丝毫怠慢。缥缈和葱头早在赴疆前两个月就开始了缜密细致的准备工作,并对队员进行了家长式的督促与指导:到处搜寻较为准确的博格达穿越的GPS轨迹,最后在微信群里详细地解说GPS轨迹的使用方法,以防万一失散后队员可以自救;在群里不断强调线路的苦逼程度,苦口婆心地劝说队员们加强行前拉练,戒烟戒酒,为艰苦的行程作好生理和心理准备;在群里列出物品清单,让缺乏长线徒步经验的队友差缺补漏,为徒步的安全性和舒适度提供了保证;以强制方式要求队员购买保险,提供最后的保障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开赴博格达的前一天,我们到当地向导“泰山”的办公室进行最后的行前碰头会。“泰山”是山东人,因各种机缘巧合来到新疆,成立了“走8户外俱乐部”,是当地有名的户外向导和领队。泰山身材壮硕,络腮胡子为其增添了几分威严,他年近五十,岁月却似乎并未在他身上露出痕迹,反而让人对他的经验与韧劲充满了信任和敬意。据他所称,博格达穿越线路他一年要带队走十几次。然而,即便是这样身体健壮、富有经验的向导,仍提出需要葱头和我结绳保护,万一他探路时掉进冰隙,我们可及时使用救生绳救助。听到这个意外的安排,即使心中明白这只是以防万一,但体内荷尔蒙却已禁不住飙升,户外人潜藏于内心的冒险基因,让我们对未知的旅途愈加迫不及待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此时,博格达雪山仍远在百里之外,但它已通过种种方式,向我们传递着慑人的威严。

    第一日:神山的眷顾

    6月20日,雪山穿越正式开始。
    第一天的行程出人意料地轻松。从乌鲁木齐包车到达坂城,转乘户外人戏称为“飘大厢”的人货车,二十几分钟的颠簸之后,我们卸包下车,公共物资和女队员的部分物品打包成4个大袋子直接由马驮运至当晚宿营地。而我们接下来的徒步路程就只剩下4公里。
    当天路途平缓,景色平淡,下午六点多便到达2号羊圈宿营地。往北远眺,雪山峰顶已近在眼前,在云层的掩映下,冷峻而神秘。回望来路,山脚的白色风车群和隐约的小镇灯光似乎就在不远处,闪烁着温暖的光。这是在过往的旅途中极少见到的场景。就像离家远行的孩子,走过崎岖山路,回首顾盼时,仍能看见父母在远方送别的身影。一直紧绷着的心,此刻泛起了一丝脉脉温情。
    想象中严酷无情的博格达,此刻却似“威严而有慈”的父辈,让我们紧绷的心渐渐安定下来。


    [ 此帖被阿凡提在2016-12-29 11:47重新编辑 ]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2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47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日  通向神殿的秘道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钻出帐篷,竟是换了一番天地。浓雾弥漫,湮灭了来路,截断了最后一眼顾盼;昨天还在视野中的雪峰,也在层层迷雾和云层中隐去了身影,只剩迷茫的去路。寒风凛冽,冷气刺骨,睡梦中放松的肌肉与神经,刹那间紧绷而警觉起来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给予了一天的缓冲时间后,博格达以一种决绝的方式,截断了我们与人间的最后一丝联系,它缓缓地打开大门,露出一条通往冰雪王国的秘道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们沿峡谷底部的小径缓缓行进。随着海拔的升高,绿色植被越来越稀落,整个峡谷裸露出铁灰的本色,两边陡峭险峻的石山如斧劈刀削一般,虎牙桀立,像两排目露寒光的灰衣卫士,冷冷地监视着我们这帮不速之客。被风雨侵蚀风化的岩石如瀑布般从山上倾泻下来,堆积横陈于山脚,锋利尖锐的棱角闪着寒光,像守卫脚下的巨犬,呲牙狂吠。雪山融水在峡谷底部汇成一条富含矿物质的淡乳白色的河流,在岩石铺就的河床上奔涌前行,湍急的水流与犬齿交错的岩石彼此碰撞、切割、纠缠,发出令人心颤的咆哮。这里像极了科幻片《魔戒》中的某些场景,行走其中,就像行走于某个半梦半醒的幻境,好像一头长着巨翼的异兽随时会从某处呼啸而出,又好像只要一个趔趄,眼前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。这样的景象,比起很多风景区都要震撼,但在博格达雪山的势力范围内,如此气势恢宏,充满魔幻色彩的峡谷也只能俯首称臣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冷峻苍凉的峡谷在我们前面一路延伸,好像永远也没有尽头。我们走过3号羊圈,在4号羊圈作简单休整时,已经过午。据泰山所说,牧民的羊圈一般均按4公里的间隔设置,这意味着我们只完成了8公里,还不到今天一半的路程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从4号羊圈继续往前走不久,翻过一个垭口,一面陡峭的乱石坡突然横亘于眼前,像一扇插满倒刺的巨型城堡大门,阻断我们了的去路。一条未完全冻结的冰瀑挂在石坡顶部,暗流顺着乱石坡奔流而下,时隐时现,发出低沉的轰鸣声,像一条看守大门的白色巨蟒,向我们发出最后的警告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在高原烈日下重装行走那么久,突然看到这堵碎石堆砌的巨墙,心里不禁暗暗叫苦。休整片刻,我们开始爬坡。在高原烈日的照射下,石头的棱角愈加锋芒毕露,我们在乱石丛中艰难攀爬,下脚愈加小心。登山杖似乎成了尴尬的装备,不用的话举步维艰,使用时却不知如何支撑——杖杆在乱石中极易侧滑或卡死,从而导致身体失去平衡。我干脆收起登山杖,放慢速度,只靠双脚攀登。
    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后,就在登上坡顶的一刹那,原以为只会发生在梦中或电影里的一幕,就在眼前发生了。刚刚还紧紧包围着我们,令人窒息的铁灰色峡谷与乱石坡,瞬间在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个纯净耀眼的冰雪世界,毫无征兆地突然降临于我们身前:一面浩渺无边的冰湖在我们前方铺开,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映射出耀眼的光芒,没有一丝杂质的冰面像银丝织成的地毯,向遥远的前方延伸。我们从冰雪地毯上穿越而过,雄伟险峻的雪山群在我们两边依次排开,与湖面连成一片,像因某句咒语而凝固在半空的惊涛骇浪,就在我们身边张牙舞爪,震人心魄。这样的场景,让人不禁联想起《圣经》中摩西率众过红海的一幕:“你举手向海伸杖,把水分开,以色列人要下海走干地,水在他们的左右作了墙垣。(十四章十五至十六节)。”此时此刻,当我们手持登山杖,踉踉跄跄地走在冰封的湖面,穿过凝固的“雪山巨浪”时,仿佛神迹再现,我们有幸成为神明的宠儿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此后,我们便一直在雪山与冰湖组成的画卷中行进。美景让我们忘记了疲劳,大家欢呼雀跃,纷纷拿出相机拍照留影。所有对雪山美景的期待,似乎都在这一天得到了满足。我甚至有些怀疑,明天的重头戏——翻越博格达简单大坂,真的能给我们更大的惊喜吗?
            傍晚7点,我们绕过一个山头,仍然是没有任何预兆,博格达雪山突然撞入我们的眼帘。它屹立于登山大本营不远处,银装素裹,神峻异常。与其他有名的独峰雪山不同,博格达由三座5000米以上的山峰组成,中锋略高,三峰并排而立,像三个擎天捧日的巨人,平添了英武神勇之气。“三峰并起插云寒,四壁横陈绕涧盘”,“三峰绝倚傍,终古插苍冥”,“南山伸臂云天处,西域昂头到日边”,从古人描述赞颂博格达的诗句中,我们或许更能领略到三峰的奇妙之处。作为天山的诸多主峰之一,博格达海拔高度仅列第三,但它的名气却远在诸峰之上。长期以来,博格达被西部各民族视为神灵之宅、紫气之源而加以膜拜。博格达一词就是出自蒙语,即“神灵”的意思。但凡被冠以神灵之名的雪山,大都以险峻奇绝,难以攀登而闻名,博格达也不例外,它的海拔高度虽然并不惊人,但登山难度绝非寻常。1980年以前就有英国和前苏联登山队前来攀登,但直到1981年6月8日,才由日本队开创登顶纪录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登山大本营距博格达珠峰只有几百米的距离,是雪山环抱下的一小片开阔地,遍布碎石,3600米的高海带来的恶劣气候,让这块贫瘠的土地难见一丝生气。一条雪山融水形成的小河从营地西边穿过,为这块营地提供了水源。已有队伍在此扎营,二十多人的队伍,占据了南边的营地。我们继续再走一百米,到达营地北边,下包扎营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座由碎石堆砌而成的坟墓就立在营地中间,这是为纪念遇难的日本登山者白水小姐立下的衣冠冢,她在登顶博格达后下山途中不幸掉入冰隙,失去了年轻的生命。她的坟前有一块空地最为平整,但除了领队泰山,没有人愿意把帐篷搭在那里。死亡,仍是我们最不愿触碰的禁忌:那些对生命满怀热忱的人,对死亡的恐惧自不必多言,即使是那些对生命并无所恋、心态消极的人,那持续几天的死亡过程,以及死亡对亲人带来的伤痛,仍有巨大的心理威慑力。也许,对死亡的畏惧,才是户外人最好的护身符。
           3600米海拔的日落,格外的冷漠而决绝。热烈炙人的高原日光,瞬间便隐去了身影,褪下了热度,天地被暮色接管,被日光压制了一整天的高山阴寒之气,从雪地上,岩缝里,溪流中,肆无忌惮地升腾、弥散,刚刚还经受着紫外线炙烤的身体,顷刻间又被刺骨的寒风激起了冷颤。或许是二十公里的跋涉太过劳累,或许是沿途美景消耗了太多的热情,或许是白水小姐的坟塚让我们对明天的行程心生优虑,当晚,大家吃完晚餐便早早钻进帐篷休息,只剩下冷冷的月光,陪伴着那堆孤伶伶的石塚。
            躺在帐篷里,久久不能入睡。在我们西北边不远处便是天池,一个风景秀美,安全易达的景区,在那里,游客如织,人声鼎沸,人们坐在微波荡漾的湖边,远远观望博格达,清风徐徐,浑身舒坦。而我们这些徒步者,摒弃了舒适的方式,重装压肩,长途跋涉,风餐露宿,只为了来到博格达的身旁,在最接近它的地方,仰望它的英姿,在咫尺之间感受雪山环绕的震撼。对于更为少数的登山者,如白水小姐,博格达脚下的登山大本营,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起点而已,博格达已不再是风景,而是一个攀登的目标,是对内心信仰的追寻,从3600米攀升至5445米的顶峰,不到两千米,却已是生与死的距离。人与人之间,因为选择不同,便看到了不同的风景,经历了不同的人生。我曾以徒步经历为傲,如今细想起来,也不过属于中庸之辈而已:既看到了大多数人无法看到的美景,又避免了走向极端的危险。也许正是因为如此,对于有家室之人,心中纵有千万个不甘心,中庸之道仍是最优之选吧。




    [ 此帖被阿凡提在2016-08-01 17:46重新编辑 ]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3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49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4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51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5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6:54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6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01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三日:遗落人间的冰皇冠

    据说翻越简单达坂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有两个:坏天气和严重高反。于是,第三天清晨,我们钻出帐篷的第一件事便是抬头望天和相互对望。天公作美,天气晴好,队友们也是精神饱满,没有高反的迹象。天时地利人和,整条穿越线路中最精华,也是最为艰险的一段,即将开始。
    早上八点半,昨晚驻扎在南营地的队伍率先出发。当我们整理好行装准备启程时,一支反穿的队伍抵达营地,我们纷纷向对方表示祝贺,泰山也笑逐颜开——已有两支队伍为我们在积雪中踩出了一条路,今天行程的强度和危险性会降低很多。尽管如此,面对4200米的高海拔爬升、无数暗藏杀机的冰隙,我们仍不敢掉以轻心。
    从营地出发,登上一个小山坡,半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一片宽阔的冰原——这时前往简单达坂的必经之路,冰原上隐藏着无数冰隙,杀机暗伏。泰山停下脚步,从背包里拿出保护绳,开始结绳保护。一根红色的尼龙绳,把泰山、葱头和我连在一起。这根红绳,是泰山的保命绳,万一他在探路时掉入冰缝,就只能靠这根绳子逃出生天。泰山默默把保护绳上的金属挂扣扣在葱头和我身上,小心地拧紧,并未再多说什么,只是重重地拍了拍我们的肩膀,便转身踏入了那片危险的冰域。就在那一刻,我的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掉下来:当一个人把生命托付于你时,那沉甸甸的信任所带来的感动,绝非任何文字可以形容。
    按照泰山的嘱咐,我们之间保持着5米左右的行进距离。由于雪地里已经有了之前队伍走过的脚印,行走起来相对轻松一些,但由于泰山身体自重大,又背着沉重的大包,每走一步,都把之前的脚印踩得更深一些,跟在后面人,便经常陷入齐膝盖的雪坑里,不仅消耗了体力,而且面临着扭伤膝盖的危险。保护绳在行走中颇为碍事,走快了容易踩住绳子,走慢了又会拉扯住前面的人,地上凸起的岩石,也经常把绳子绊住。行走中,我几次尝试着拿起相机拍照,但往往还没对好焦,在前面行进的泰山已经把绳子绷紧了,只得放下相机赶紧往前赶。直到有一次,当我再次拿出相机尝试拍照时,泰山突然大吼一身:“快走,这里是冰缝”,我定睛一看,原来泰山正准备跳过一条冰缝时,我刚好停下来拍照,泰山被绷紧的绳子一扯,差点一个后仰踩进冰缝。我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,赶紧把相机收了起来,再不敢掉以轻心。
    或许正是因为不再惦念着拍照的事,反而有机会安静下来,用眼睛感受周边最本真的景色。本来,经历了昨日美景的震撼,心中已不再对今日的景色怀有更高的期待,想着今天只需埋头苦行便是。却不知,今天的景色,才是博格达的精华。
    这是一个单调、静止,却又层次丰富、千变万化的世界。近4000米的高海拔带来的恶劣气候,让这块贫瘠的土地难见一丝生气,整个天地似乎只剩下三种颜色,天的蓝,雪的白,岩石的铁灰。滤去了繁复的色彩,天地间一片澄明,内心也一片安详平静。当我们行进时,眼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:雪山巍然不动,已伫立万年;冰原被素白覆没,找不到任何关于前世今生的线索;连时间都好像迷失了方向,嘎然静止,在原地踌躇不前。思维在临界点上结冰,脑子里一片空灵,我为什么而来,有什么意义,前方还剩多少路程,一切都再无意义。
    只有当我们停下脚步时,才能发现这个世界暗藏的细节与律动。没有色彩的干扰,这里的细节显得异常显眼而灵动。雪山腰部凹陷处,一块厚厚的积雪尤为厚重,像是蓄在眼眶里的一滴眼泪,只需发出一声轻叹,就会簌地掉落下来。白云仿佛是冰山顶端的积雪幻化而成,缓缓地从山那边飘过来,在雪原上投下的巨大阴影,像一只匍匐而行的异兽,携着冷风从我们脚边迅疾掠过,转眼便消失在山的另一边。冰隙遍布雪原,像白色肌肤下隐隐显现的暗色血脉,仔细聆听,可以听见冰层下的暗流发出簌簌的声响,整个冰雪世界倏然有了生命。
    经历了三个小时的战战兢兢后,我们终于到达简单达坂脚下。一堵巨大的雪墙,是将这个冰雪世界与外界隔离的最后一道屏障。我们停下来午餐,为最后的攀登做准备。这时另一支队伍先于我们开始了攀登,一排背着大包的身影,像蚂蚁一样缓缓爬升,颜色各异的冲锋衣和背包罩,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鲜艳而抢眼。我们啃着干涩的馕,看着眼前4130米海拔的雪墙,以及在雪墙上蠕动的小小身影,心里既有难以抑制的激动,也有些微的担心。但在戴上冰爪的那一刻,原始的征服欲望开始膨胀,大家纷纷摩拳擦掌,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体验旅程的最高潮。
    由于简单达坂极为陡峭,我们必须列队之字形上升。高原肆虐的阳光照射在冰面上,又被白色的冰面反射回来,身体经受着双重紫外线的炙烤,即使我们已经全副武装:帽子、头巾、墨镜、冲锋衣、手套,把裸露的皮肤包裹地严严实实,但脸上仍然感到微微的刺痛。可每当我们停下来休息时,雪地里冒起的寒气和刺骨的寒风又把我们冻得瑟瑟发抖。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含义,我们算是真正体会到了。为了遮挡强烈的紫外线,我们都用头巾蒙住了脸,但在高海拔地区,本身氧气就比较稀薄,运动强度又大,并不是很透气的头巾让呼吸变得愈加困难。
    但对于我们这帮梅州强驴而言,这些并非大问题。葱头年轻气盛,一马当先,缥缈稳重笃定地收尾。不到半小时,我们就在雪坡中段追上了先行的攀登队伍。这里是最为危险的一段,一条脚印杂乱的小径从陡峭的雪坡腰间横切而过,脚下便是落差一百多米的雪崖。前方队伍中有不少成员体力较弱,行动缓慢,每走几步便要停下来喘息,有几个甚至直接跪倒在雪中,大口喘息,久久不能起身。缥缈预判的“塞车”状况出现了。在雪崖上走走停停,既危险也极为不爽,于是泰山对走在最前面的、一脸无奈的葱头说了一句:“超过他们!”葱头得令,立即开足马力,从雪径的上方快速赶超了他们。紧接着,泰山和我也加紧脚步,先后超车。简单达坂的最后一段是直线攀升,接近70度的坡度,海拔已到4000多米,此时,呼吸越来越急,脚步越来越重,背包越来越沉,周围的一切似乎突然消失,身边只剩下的白色的混沌一片,我渐渐地只关注脚下这条似有似无的小径,对美景的顾盼、拍照的欲望、与同伴互动的情绪,随着一步一步的上升,内心的种种杂念一点一点地消失。我似乎慢慢接近真正的朝圣者的状态,身体的专注慢慢转化成内心的专注,再缓缓地进入一种平静的状态。我只是缓缓地走着,享受着缺氧状态带来的空灵与平静。
    爬升至最后,脚下开始露出了黑色的岩石,我们到达了达坂顶部。俯瞰来路,我们走过的冰原,四周被7座5000米以上的雪峰围绕着,就像一顶白金铸就的、从天国遗落人间的皇冠,在高原阳光的笼罩下,闪着耀眼的光芒。此刻的博格达,如君临天下般,展现出最令人折服的王者风范。一种浓浓的不舍,慢慢浮上了心头。我知道,眼前梦幻般的冰雪童话世界,就像我曾经历过的很多美景一样,即将在眼前消逝。世界上还有太多其他值得去的地方,若没有意外,博格达从此便只封存在我的相片中、记忆里,再无法重见。世间最令人惦念的美好,或许就是指这种难以轻易获得,却轻易便会失去的事物吧。
    达坂顶部山风凛冽,寒气逼人。为了登山,我们都穿得不多,特别是已经被汗水打湿的速干裤,根本无法抵御山顶的寒风。泰山提出不再休息,直接下山。再回望一眼来路,心中纵有再多的眷恋与不舍,也只能默默转身离去。
    仅仅一山之隔,下山时的景色已大不相同。山上云雾开始增多,阳光开始减弱,刚刚还在烈日下反射着耀眼光芒的雪原,慢慢收敛了光华,整个山谷变得阴沉寒冷。此时的博格达,是走下圣殿、卸下皇冠的国王,褪下华丽的皇袍后,现出身上累累的伤痕,流露出不为人所知的孤独与疲惫。
    下山的路漫长而艰难。先是已经开始融化布满积水的大雪坡,然后是布满冰缝坚硬湿滑的冰川,最后是一段怎么也下不到底部的虐心的乱石坡。长时间行走导致的膝盖、足踝、脚趾疼痛越来越严重,被雪山融水浸湿的鞋,更是雪上加霜。大家体力下降,情绪也开始低落,即使是气势宏大的冰川,也未引起我们太大的兴趣,大家都埋头赶路,想早点到干燥一点的地方,让酸痛的双脚从湿漉漉黏糊糊的鞋里解放出来。唯一的小插曲,是在跃过一条冰缝时,我脚下一滑,整条左腿陷进了冰缝里。身边的缥缈吓了一跳,一个箭步想冲过来救我,差点没把手里的相机给摔掉。幸好这条冰缝比较狭小,只卡在我的胯部,我逃命似得爬了出来,身上已惊出一身冷汗。
    娀上八点,经过十个小时的跋涉,我们终于到达了营地。十个小时,我们不过是从博格达雪山南坡翻越到了北坡,博格达依然以雄伟的身姿伫立在我们身旁,只是黯淡的夕阳让它显得有些孤独落寞。厚厚的冰川凝固在半山腰,像欲说还休的满腹心事。一面泛着涟漪的湖泊静静依偎在雪山脚下,像一只温驯而善解人意的小猫,带来些微暖意。
    这又是一个五星级的营地。我们脱下鞋子,揉着酸痛的腿脚和肩膀,坐在平整的营地上看风景。对博格达雪山的所有期待都在今天得偿所愿,明天一路下坡,明晚便将重回人间,大家浑身疲累,心中却洋溢着幸福与满足。




    [ 此帖被阿凡提在2016-08-01 17:49重新编辑 ]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7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13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8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15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9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18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0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21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1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24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2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27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3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29




        
    级别: 荣誉会员

    UID: 140
    精华: 9
    发帖: 385
    绿化值: 3392 点
    森林币: 5574 SLB
    好评度: 215 点
    在线时间: 195(小时)
    注册时间: 2005-09-03
    最后登录: 2018-04-16
    14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01 17:34